algae the wolf

五毛钱算一卦啊……要算卦的走私了呗

「樱莲」The realm above 云中城 序

病态注意,存在于樱幻想里的卡莲x幻想症的樱
瞎jb乱写
依旧短打
非常ooc
不知道能不能填完这个坑
==================
“一切的一切始于一片黑暗,浓得像用千百只乌鸦的羽毛熬成的汤。这里的希望并不可怕,因为这种东西并不稀缺,而是根本就不存在。“
这是一间四开的小平房。入口的边上有一面镜子,镜中那个拖着从未修理过的樱粉色的头发的人是我。我的面前是一张桌子一个人,他手里拿着一支笔,一块橡皮,一本本子。我不认识他,也不认为他会很认真地听我叙述我的故事。但是我还是深深浅浅地吸入了一口这里迂腐的空气,在已经老旧泛黄的阳光下,微微张了张嘴。
“直到有一天,有个声音对我说「我来了。」”
*************
云中城·黑暗处是希望
*************
“您认为您所说的是真的吗?”他不假思索地问道,从头到尾,他从未抬起过头,我没有看到过他脸上的表情,但我可以感觉到他的不屑一顾。
“您又认为您真的存在吗?“我不置可否地看着他,微微笑了笑。
他十分明显地叹了口气,在那老去的阳光中,我看见他的喉结动了动,清晰地吐出了几个字。“家长请进来吧。”
在他们推门而入的那一瞬间,我几乎是急不可耐地冲进了外面的世界,沐浴在初生的阳光中。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这是圣经旧约·创世纪的第一章所描述的景象。
屋内的谈话还在断断续续地进行着。我听到那个人用绝不耐烦的声音愤慨地嚷嚷道“她不知道她在说什么……我们已经为她治疗了3年了……为什么不放弃她……”
我依旧笑了笑。世人一向对我的想法嗤之以鼻。有人说我是吟游诗人,也有人说我是「活在幻想中的花季少女」。不过我听到最多的评论是……
“妈妈,你看那里有个姐姐在自言自语!”
“虚!那是个神经病,快往前走。”
那孩子还回头看了看,我伸出一只手向他招了招,在与我对视的那一刻,他马上厌恶地便別过头去,向看到瘟疫一样避之不及。
我低下头,翻来覆去地凝视着自己满是疮痍的手,试图找出他落荒而逃的原因。还是像往常一样,我笑了笑,其实原因一直游荡在我的脑海里,只是我不断把它向外推开,此刻它又找到了回归的路,并且像个老乞丐一样赖在这里,再也不肯稍稍挪动一下。是啊,长着二十厘米长的卷曲的指甲的人,有哪个孩子会不害怕呢?
「要是神当时把暗当作是好的,这个世界又会怎么样呢?」我时常这么想。
我稍稍抬起头,身后的门的上方的竹制匾额,虽已因岁月而染上了一层铅灰色,却清清楚楚地刻印着“心理咨询室”这几个青绿色的大字,刻骨铭心。
若一切的一切又都只若初见,又会怎样呢?
**************
所有人的梦都连接着彼岸的另一个「他」,亦或是好几个「他」。那里是类似于平行世界的地方,我一直这么坚信着。
有些人身处贫穷却做着好梦,有些人出生富贵却做着噩梦。彼岸的那些个「他」,有获得福报的也有身处地狱。但不管怎么说,「有」总比「无」好,我的世界没有梦,只有一只隐形的巨兽在反反复复吞吞吐吐着黑暗。在这个境况下我甚至都不能算是一只笼中鸟,信仰与我而言遥不可及,所以我不曾拥有任何一双能带着我遨游四海的翅膀。
多少个白昼黑夜与我而言毫无意义,我只能将时间这个概念称为是随着温度改变而恒定随之的自然规律。多少个日日夜夜我曾无数遍的祈祷我能拥有神,拥有一个信仰一个盼头,可是终究到头来一切都于事无补,我才记起,我早就被驱逐与伊甸园外。
「要是神当时把暗当作是好的,这个世界又会怎么样呢?」我一遍又一遍地在心中诵读,细细寻思着这个问题。
当然现在这个问题已算是迎刃而解了,毕竟专属于我的信仰,只有我一个人所能理解的世界,在最后的一刻,终于来迎接我了。
***************
云中城·黑暗处是希望
tbc


作者后记:大家可以为我提供无限的脑洞,我会试图把它们撮合进去的qwq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