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gae the wolf

五毛钱算一卦啊……要算卦的走私了呗

「樱莲」「姬德」What if?如是说(中)


上篇链接请走http://oceansnot.lofter.com/post/1e9395db_127ee532
本篇八重樱&德丽莎视角
继承上一篇的传统
我们来继续搞事情~
==========
我们相约在午后,梨花似雨,春风烂漫,岁月静好,只是作死小分队的监视简直无孔不入。
*************
八重樱最近心情不太好。
这两天卡莲实在是太粘人了。不论在街角,梨花树下,休伯利安的厕所间,她总能遇到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等等,万一卡莲不是在刻意寻找自己?
万一这是一种试探?
她甩了甩头,吸了口樱花摩卡,以空洞的目光扫视着这条街角。哦,那双冰蓝色的眼睛,又是卡莲。还有那个火红色的身影,好像是姬子少校吧。聊得很开心的样子。
她别过头去,又继续拨弄着杯中橙黄色的吸管。
一朵梨花落在了她的手心,是那种细腻的白色,就像卡莲的发丝,花心是那种巍巍峨峨的红色,像……
????!!!?!!??!!?!!!!
说时迟,那时快,我们五百岁的老巫女以刚出生的水蚤一般的速度又转过头去。街角的两人已经消失了。
莫非那两人?!!!她倒吸一口凉气。
“What if?”巫女小姐姐如是说。
*************
德丽莎最近心情不太好。
姬子为什么总是不搭理我呢?这个问题时不时地闪现在她的脑海中。

自己过生日时,和姬子共处一室的那段时光真是美好的。我坐在桌前看着吼姆漫画,她距离我只有三尺,我能清清楚楚地感受到她的叹息,她看简讯的专注,与她那杯黑咖的浓郁……这样的记忆一直持续到灯黑掉的那一刻。
“这年头连班长都不可靠,看来诸事还是卡莲做得最沉稳,不愧是大主教的密友!“我听见她这么莫名其妙地喊。
陪Kiana去北欧那趟,居然见到了罕见的极光,她也不乐意陪我一起看,还一边把简讯塞给我,一边嘟囔着“好好学学人家卡莲,每天坚持一拳一个嘤嘤怪!“
一起去树林出任务了吧,我怎么叫她她都不理我,就死死地盯着面前那片白雪……
昨天姬子还冲着我大喊大叫呢……还把我一个人仍在赫里斯号的甲板上。她临走前还盯着战舰上的那块荧光屏上的卡莲看了一会……

难道她喜欢卡莲?!!!难道我的恋情还没开始就要结束了?
“What if?”45岁还装幼女的老妖婆如是说。
*************
What if?这么一个令人发指的想法徘徊在心神不宁的樱樱酱心头,曲折离奇。她回忆着那些年一起年轻过的经历。
在八重神社的古祠下,千年飘摇的樱花雨中,熟悉飘渺的祈祷歌声,环绕,包围,实行着救赎。她从小溪中捞起那位白发的年轻少女,以甘甜的露水滋养生命垂危的她,如同养育自己的妹妹。(只不过就是卡斯兰娜最后变成了她的姓而已。)
事到如今居然被那只红头发的母狐狸抢走了!
不行绝对不行!
她的右手紧紧捏紧了吸管。
忽然她看向了对面的白毛,露出来一个危险的微笑。
*************
What if?这么一个让人颤抖的想法萦绕在灵魂出窍的白阿姨心头,斗折蛇行。她回忆着这些年一起干过大事。
在驾驶Helios号突破天命防御时,狂暴肆虐的北风中,熟悉却陌生的导弹声中,呼啸,抨击,推行着道义。她在战场上遇见她,在每个深夜里嫉妒和她共度金宵的男人,却深深地把这种情绪压抑在自己心里。每次见到她不过是表现得像个小孩。而如今这种压抑忽然爆发了,活跃的像座火山。
我绝对绝对绝对不会把她让给卡莲。
尽管我的身体里流淌着她的血液。
她一拳敲在了餐桌上。
倏地她对上了巫女的目光,露出了一个期待的眼神。
************
八重·捉不到奸誓不罢休·樱正好怒火中烧。
德丽莎·小奶狗的爱情怎么能说没就没·阿波利卡恰巧志向高远。
也许是命运使然,她们两个一拍即合。
“没有What if!拆散这对是我们的使命。“两个志同道合的失心疯老女人如是说。
tbc








评论(8)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