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gae the wolf

五毛钱算一卦啊……要算卦的走私了呗

Flower Dance「樱莲」

*时间线是圣痕空间怪盗莲失忆那一段。
*这一篇算是复健吧。
*bgm请见《flower dance》,中文名《花之舞》。是日本作曲家DJ Okawari。怎么说呢,这篇短文的灵感就来自于这首曲子。详细的解释我就放在后记里吧。
============
「樱花盛开的季节。花朵在枝头绽放,同时花瓣也在纷纷扬扬地坠落。
风。静谧。温和。吹动着树上的,空中的樱花。它们在跳着舞。
树下那抹身影,清晰地倒映在脑海里,眼旁却是朦胧。
不知为何,只是下意识地一伸手。风停了,花散了,梦醒了……」
*
我从熟睡中惊醒,睁开双眼,猛然坐起。在暗淡的月光下所能看到的,只是自己僵直的手臂伸向远方。我能感受到指尖在寒冷的夜里战栗着,先前的梦境还弥留在脑海里,一滴滴温润的泪水不知原因,却无法抑制,顺着面颊缓缓滑下。
这样的情况究竟是第几次了呢?我记不得了。那么换个问法,我到底一遍遍地重复着怎样的一个梦?残缺的梦境无法解答。用一个更为根本的问题,我是谁?我想不起来。我唯一知道的,便是我忘记了一个人,一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我想要找到她,这是我失忆后仅存的线索,也可以说是,救命稻草。
*
「这是一个不大的村子。被绿水青山所环抱着。
村子里时常有风吹过。风很平静,总是伴着一些粉色的花瓣,味道很淡,却令人安心。
顺着这些花瓣掉落的路径回溯过去,有一棵老树。树上开满了美丽的花朵。这应该便是落花源头了。」
「“这是一棵樱花树。”」
是谁?
「“樱花总是在初春绽放,春末便渐渐消失了。”」
这个声音很悦耳,在记忆的最深处它显得很熟悉。声音的主人,应该……
*
我再一次醒来。这会儿已是清晨。昨夜的梦我记不清了,仅能知道的,只是我做过梦。有那么一两个梦……
*
「我,忘记了什么?」
我是谁?那些梦是不是我以前的记忆?是和谁的记忆?她是谁?她和我的记忆有什么关联?那个最重要的人是谁?她在哪里?我怎么会忘记她?她是不是“她”?花……
对,有花在跳舞。
「那是什么花?」
是一种粉色的……一种粉色的小花。味道很好闻。
我记起来了!记起来了。记起来了……
*
日复一日,我不断重复着这个过程。梦见,梦醒,忘记,质问自己,想起什么,却感觉到想起的是些无关紧要的细枝末节。记忆说到底就是一个不稳定的东西,它没法准确地记录我经历过的事情,甚至是那个与我而言最重要的人。
这个过程对于普通人来说一定极为痛苦、残忍。我也曾为此挣扎过、反抗过。但日子活久了,也习惯了。内心不断传来的痛楚使我渐渐麻木,最初的不甘慢慢流失殆尽,最后剩下的,也只有深深浅浅的空虚与没有尽头的寂寞。
「我还在渴求那些问题的答案吗?」
或许吧。
又或许不再了。无知的人,不也在这世上活得好好的吗?
*
「今夜是特别的。」
我始终没有能够入睡。即使一天四处游走积累下来的倦意,也无法让我睡着。我的心在躁动,脑海里一直有个挥之不去的念头。
「今夜是特别的。」
起风了。
「今夜是特别的。」
风里,夹杂着一股淡淡的花香……还有一些细细碎碎的粉色花瓣……
「樱……花……」
樱花?
「樱……」
*
「“醒了吗?”」
是谁?这到底是谁的声音?
「”我的名字叫“八重樱”,你呢?“」
“八……重……”
*
不!
我不想忘记你!
我不能醒来……
我……还没记住……
*
「樱花落了。」
*
我……想要记住……什么来着?
*
初春,是樱花盛开的季节。
自从那一夜后,我的生活并没有发生什么天翻地覆的巨变。但是我记起来了一件事。
「这种粉色的小花叫做樱花。」
樱花。为什么我对这个词的印象这么深刻呢?我也答不上来。但是仅仅是想着樱花,就能令我的心平静下来。它好像找回了属于它的一部分。也许它相信所有丢失的记忆,都会像樱花一样,慢慢被时间的风所卷来。
最近我不怎么再从梦中醒来了。总是安心地,平静地一觉睡到天明。问题还是不断地在我的脑中堆积。只不过这一次我再没有逼迫自己去做任何解释。这当然不意味着放弃。只是放任自流。我相信等那些记忆回来了,所有的问题便引刃而解了。也许到时候,我甚至会觉得以前的自己有些愚蠢吧。
*
春末,风渐渐停了,樱花悄悄散去了。枝头上,天空中,不再有它们舞动的身姿。
可能暂时,再看不见那副景象了……
*
「一样的风,一样的花舞。
远处的樱花树下还站着那个身影。」
你究竟是谁?
「她终于转了过来。」
”樱花……“
「她的嘴上是微微的笑意,她的发丝和花瓣的质地一样细腻柔软。在阳光下,一缕,一缕,分外清晰。」
”樱……“
「她的裙角被风轻轻托起。洁白的袖摆上印着樱花,也随着风,一波一折,时明时暗。」
”樱。“
「她慢慢又转过身,向樱花树后走去。」
”樱!不要走!不要走。不要再留我一个人……“
*
「刹那间,一切都消失了。
只剩下数不尽的樱花。它们在跳着舞。」
*
不。
我还置身于春末的夜。
眼中的泪水终于抑制不住地涌了出来,再怎么用手抹。也抹不尽的泪水。这是我第一次在清醒时哭泣。我清楚地明白,这一次不只是我的记忆在流泪。这是我的心,我的心在悲鸣。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
不要,不要留下我一个人在这樱花散尽的春末的夜!这个梦境不能就在这里完结……这不能是故事的终点……没错!这是一个没有结束的故事……她……她一定还在樱花树的背后等着我!一定!她叫什么名字……不!没有关系!只要我再睡着!
只要我再睡着……
*
「这一切,难道不还只是梦吗?」
*
这一夜,也终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我不能确切地知道,究竟是我睡不着,还是我抑制着自己不昏昏沉沉地睡去。
说到底,我是累了。我已经很累了。我不再想过这种仿佛无事发生,一切照旧的生活。但是睡去不是一种出路。梦终究是梦,梦境总也不是现实。可是我到底应该怎么办呢?我一无所知。除了梦,我一无所有。
「记忆不也是不稳定的吗?」
但梦和它终究无法比拟。
「换个说法,记忆不也没法真实地记录曾发生过的事和要记住的人吗?」
我无法继续深思下去。
「我到底还剩些什么?」
樱花……
没错,我还知道「樱花」这个词,靠着它,我也可以稍稍安心,或许还能浑浑噩噩地再过些日子。经管已是春末,樱花随风散去。但在记忆里,在睡梦中,它们依旧如此鲜活。
*
「那或许便是花之舞。」
*
「我坐在樱花树下,现在是初春,是花朵盛开的季节。
远处有个翩翩少女朝我走来了。她有着花瓣一样的长发和随风而动的裙摆。此刻我清楚地记得,她的名字叫“樱”。
花在风中跳着舞。樱笑了。她挑起洁白的袖摆,上面印着粉色的樱花。
她在跳着花之舞。
我又一次伸出手。这回我知道我终于握住了我最重要的人的手。真实。温度从彼方的指尖传递到我的指尖。」
*
樱花最初在枝头绽放,却从未坠落过,散去过。它们在空中,跳着舞,将时间定格在那一刻,永远存在于我的记忆里和梦境中。说到底记忆和梦又有什么区别呢?它们都是极不稳定的东西,却承载着人类最为充沛厚实的情感。
*
「现实和梦其实也没有什么区别吧。」
那我偷偷地将两者倒置,也没什么关系吧。

end
============
后记:自从出国留学以后,感觉世界慢慢变得复杂了。原来一种简简单单的情绪,也充斥着各种杂质。我从小是弹钢琴长大的,音乐也是一种抒发感情方式。特别是复杂的感情。但越杂乱的东西,就越需要强大的载体。《flower dance》正是一首这样的曲子。旋律总是那么几段,但不同的变奏所表达的情感不同。为了更好的展现以及抒发这首曲子,我选择把故事编进乐曲,当时第一个跳出来的便是怪盗莲失忆那段时间线。实际上在练习过程中,我也不断地更改脑海里的故事,这便是最终版本。
说到底,记忆也只是真实的截图,甚至可以说是阳光下的影子,模糊不清。它不曾真实过,充斥着人为的情绪以及判断。梦境亦是如此,只不过只有人的本心能掌握梦境中的举动。那现实又是如何呢?难道不也是我们掌控着自己的行动吗?这样看来,这三者的差异又不那么大了。但真的是这样吗?
这些问题最为根本地折磨着怪盗莲,其实也同样困扰着我。卡莲选择将梦境是为现实,但我却无法这么做。也许这就是我写下本文的最终目的吧,想看看自己内心的想法。
好了,谢谢你看到这里,听我发一顿牢骚。如果你有时候也想发发牢骚,请务必不要嫌麻烦向我倾吐。我不能保证我可以安慰你。但我可以保证发泄真的能让人畅快。我说不定还能把这些牢骚写成一个故事(前提是你不介意)。
后记比正文多系列hhh



评论(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