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gae the wolf

五毛钱算一卦啊……要算卦的走私了呗

「樱莲」Elder(中)(原名:You go,I go)

*上篇链接http://oceansnot.lofter.com/post/1e9395db_12c44c90
*普通人大学AU
*生物教授莲(31岁)x文学系天才樱(19岁)
*一个有关大学生与教授的俗套爱情故事
*凑一班520,爱的注射biu(/ω\)

傍晚。
学生陆陆续续地结束了一天的课业,他们迈着轻快的步伐走进食堂。
只有几个为数不多的例外,包括八重樱,她在许多学生惊奇的目光下急匆匆地跑向生物教学楼。
早上的事这会儿在学生中传开了。本来在圣芙蕾雅学院中被教授关禁闭就是一件非常罕见的事,更别说是那个脾气好得不得了的卡莲·卡斯兰娜教授。那该是捅了多大的娄子啊。
樱带着一头显眼的粉色头发扎进夜色中。她不想理会那些无聊的大二学生疯狂地超她吹口哨,敬队礼。她这会心理乱极了,就像一个奇点,不明白,不理解,不清楚等诸多迷惘的情绪都混杂在里面。这是一道无解的方程题,她叨叨着对自己说,更加迅速地向教学楼奔去。
“你得跟教授谈谈,我还得帮Kianna补习生物,补完我顺道去接你。“
”大姐,去跟她说说你的感想。“
”樱,作为你的校长,我必须得说,这种事情不能闷在心里。“
“Bronya觉得樱姐姐应该去跟卡莲老师袒露自己的心声。”
不知不觉,樱就站在了卡斯兰娜教授办公室的门口。她伸出手,却又犹豫不决。自己喜欢的人只有一门之隔,但她却无法选择去敲开那扇门。不安,非常不安,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也许,也许……
“额,进来吧。”
卡斯兰娜教授这会儿愣神地守着空空的门口,她确信她刚刚从猫眼里看到的就是樱。
今夜的星辰也是如此,它们没有变过,没有消失过,只是忽明忽现的,令人难以捉摸。
“走了吗?也好。”教授长长地叹了口气,又缓缓地关上了门。
树边的黑影蹿了出去,钻进了幽深的夜里。
*
“樱!你怎么了吗。”
泪水簌簌地落下,透出芽衣朦胧的脸庞和Kianna关切的蓝色眼睛。
“你怎么哭了?”
手不断地擦拭着自己的眼睛,泪水却止不住地留下。
“别哭,别哭,出什么事了吗?”
再也抑制不住心底的不安……只能在无尽的苍穹下放声哭泣。
“好一点了吗?”
*
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寝室的,她张开眼,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对面的桌子上摆着一沓厚厚的生物资料,最上面是那套教授新给的试卷。她试着坐起来,却感觉身体沉得像铅。
“诶,等等,你坐下。”Kiana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匆匆忙忙地把樱又按回床上,盖好被子,“你现在可是病员,不能乱动的。你看我们刚给你测过体温,瞧,三十八度九,都快高烧了。”
樱礼貌地朝一脸认真地拿出体温计的小公主笑了笑,吃力地说道:“Kianna,芽衣去哪里了?”
“帮你请假去了。”
“诶?可她今天应该没课啊。而且她不是生物系的吗?阿波利卡教授是文学系的呀?”
“她说她还有点事,诶诶诶,你别想再出去了,今天你得好好休息,芽衣反复叮嘱过我了。“说着Kianna又把想坐起来樱按回了床上,“芽衣还说今天你的作业Bronya会帮你带回来的。我先去上课啦,你可不许乱动!”
樱看着刚关上门的Kianna忽然又把门拉开确认自己是不是有好好休息然后才放心地走了的举动感觉有些好笑。跟卡斯兰娜教授爱操心的样子可真像,不愧是一家的。没救了,现在脑子里满满的都是教授。樱抱紧了身边的枕头,希望芽衣不要说什么多余的话……
*
芽衣无奈地站在卡斯兰娜教授门口很久了,这位教授今天自从早上礼堂集合,环顾了一圈学生,和阿波利卡教授说了几句话,然后匆匆推掉了自己的课,回到办公室后就是这幅样子。刚起身,又摇摇头坐了下去,丝毫没有注意到她。
“教授。”芽衣轻声咳了两下,提醒卡斯兰娜教授她已经进来了。
“哦,是芽衣吗?什么事……嗷!”
卡莲有些惊奇地看着她紫色头发的学生,她刚刚以百米赛跑的速度冲上来对着自己就是一巴掌,这回,平时温和稳重的学生换上了一副怒不可遏的神情。
“您清醒了吗?”
教授愣了一会儿,看芽衣挑起了一根眉毛,这才意识到她指的是什么。
“可是你应该知道的,我比她大太多岁了,我不适合……”
“我不管你怎么说,你模凌两可的态度,你自己栽下的祸种,你必须解决。她昨天因为你受风寒感冒发烧了,你现在居然不想为你的行为负责吗。”
“我知道了,她现在在哪里。”
“102号寝室。”
*
水。到处都是水。
樱感觉自己快溺亡了。她看见离自己遥远的地方有个光点,像萤火虫一样一闪一闪地发着光,一遍一遍呼喊着自己的名字。
“八重樱,八重樱!”
是谁?
“樱,你还好吗?”
我,我……
“你醒啦?”
樱睁开了眼,被眼前的景象吓得退到了。
卡斯兰娜教授正坐在她的床边,尴尬地朝她微笑着,手里正在用刀削着什么。
教授显然感受到了她的视线,低头打量了一下手里的东西,半晌才挤出一句话:“额,这个是我削的苹果,哈哈,我不是很擅长这个,可能已经不能吃了吧。”她弯下腰,想把那个削得快只剩核的苹果扔进垃圾桶。
“等一下,我想吃。”
她看见教授停下手中的动作,错愕地抬起头,又接着愉快地说。
“教授, 我想吃您削的苹果。”
随后她看着教授不知所措地样子,扑哧地笑了出来。卡斯兰娜教授详怒着跺了跺脚,樱笑得更厉害了,整个床都在抖。
“还笑,我让你看看什么叫年长!”
“哈哈哈哈哈!教授,您……您别挠我痒痒了!您都多大的人了!哈哈哈哈!”
“我看你小子根本就没病!就是个风寒性的小感冒!昨天还放我鸽子!我脑子坏了才这么担心你!”
“啾~☆”
*
樱有些后悔她刚才的举动,可是卡斯兰娜教授那么可爱,她一不小心就亲上去了也不是她的错啊。
但不管她再怎么在心里辩白,这会儿也挽救不了什么。卡斯兰娜教授又开始红着脸使劲地折腾一个新的苹果了。
“张嘴。”
樱诧异地看了一眼教授递过来的苹果,在她危险的眼神的胁迫下,非常顺从地张开了嘴,接过微微泛红的果肉。
有点脆,有点甜,有点好吃。
“你知道我们差20多岁。”
“我不介意的。”樱吞下苹果又温柔地贴着教授的额头落下一吻,就如她们初见时那样。
教授愣了一下,随机笑了:”那如果我影响到你了,我就退出,ok?“
樱乖巧地点点头。
”那我可以亲吻你吗?”
“嗯。”
*
19岁的青春,是年少的冲动,是美好的奇迹,是秋风里苹果味的吻。
今天的天空,依旧是纯净的蓝色呢。
tbc



后记:
下一章就是收尾加不要脸的甜甜甜。

游戏里找我请去频道7

评论(6)

热度(43)